???位??? 主页 > 香港旺角 > ????

两年开了十多家深圳的画廊元年到来了吗?

????:admin?????:未知?????:?????? ?? ???????????:2021-09-27 ??????:

  飞地艺术空间、红树林画廊、La Vie物质生活艺术中心、KennaXu、美成空间、摩天轮画廊、艺湾Art Bay、本刊资料室

  2019年底的一次深圳之行中,我们见证了包括木星美术馆开馆、Kenna Xu画廊首展、坪山美术馆开展、湾汇国际公共艺术季、OCAT深圳馆刘建华个展、Hi21新锐艺术市集等多个深圳地区百花齐放的场面,彼时发出了“深圳速度之下,大湾区当代艺术气候宜人吗?”的疑问。

  转眼两年过去,疫情冲击之后的深圳已经是另一番景象。如果说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当年来深圳开设画廊的试水与离场,是对深圳艺术市场的一次阶段性检测,那么仅仅一年之后,随着飞地艺术空间、摩天轮画廊、艺湾Art Bay、石米之窗等新的艺术机构亮相,以及艺术深圳博览会、DnA设计与艺术博览会的相继举办,深圳画廊元年似乎已经到来。

  此次深圳之行我们走访的部分本地画廊(从上往下,从左到右):蓝岸画廊、飞地艺术空间、美成空间、KennaXu画廊、红树林画廊、摩天轮画廊、万一空间、彭画廊

  早在今年4月的时候,深圳KennaXu画廊的负责人徐文(Kenna)就跟我说过,“今年是深圳画廊的元年”。当时我对于这句话并没有太深的感触,直到9月初的艺术深圳之行,无论是会展中心内画廊的面貌,还是周边展览的开幕,都让我切实感受到了这里的变化。

  徐文第一次有“深圳画廊的元年”的感受,是2020年11月从上海参观完ART021、西岸当代艺术和设计博览会之后,至少5位深圳当地朋友向他咨询了开画廊的事情。此刻他在深圳开设的KennaXu画廊刚刚两岁。但徐文深知,开画廊不止是卖画这么简单。他认真给朋友们分析了画廊的运营和风险,以及艺术市场的规律,并建议了其他可以从事艺术行业的方向。

  位于福田区益田村的Kenna Xu,画廊空间是徐文家的旧宅(图片致谢:KennaXu)

  KennaXu正在展出的让-伊夫·克莱恩“希腊诗线时间之瞥”展览现场(图片致谢:KennaXu)

  徐文成为画廊主是2018年,KennaXu画廊在益田村一栋居民楼里诞生,这是徐文家的旧宅,他的年少时光就在这里度过。尽管没有房租压力困扰,但国际运输带来的成本仍是不菲的支出。甚至,KennaXu的展览费用还要高过很多画廊。这是因为徐文的兴趣点在抽象、极简主义等线索,同时他还将多个此前在中国尚未打开市场的国际艺术家作品带来深圳。但徐文清楚地知道,并不是做几档国际艺术家的展览就意味着能做到“国际化”:“而是要看你的客户群体、未来布局、艺术家配置,以及是否能在世界范围内寻找艺术的线索,这才是国际化”,徐文表示。到目前为止,KennaXu的客户仍以深圳本地为主,但中国其他城市乃至海外的客户比例都在快速增长。

  “马轲:明窗”展览现场,KennaXu画廊,2021年7月(图片致谢:KennaXu)

  徐文的感受并非空穴来风。2021年,深圳开了多家新画廊,从上半年的飞地艺术空间、大得画廊落地华侨城,到下半年揭幕的摩天轮画廊,加上在此之前已经存在的美成空间、蓝岸画廊、KennaXu画廊、红树林画廊、万一空间、无事发生画廊等,深圳画廊已经形成了一份可观的名单。当我问起徐文是否会担心竞争压力时,他说道:“从地理特征来看,深圳是一座条形城市,没有像北京、上海等地一样形成一个明确的中心区,因此深圳的每个地区都可以、也需要有画廊。竞争是存在的,但在不要把目光放在同行竞争上,因为这里有太多可以去做的事情。”

  摩天轮画廊位于宝安中心区滨海文化公园,从深圳宝安机场直奔画廊只要30分钟。在多年前,宝安区还被称为“关外” (改革开放之初,除了福田、罗湖和南山是经济特区之外,其他区域均为“关外”),满眼望去尽是滩涂和渔村。“85后”潮汕女孩刘宝丽就是在这里出生、成长,见证了宝安中心区一步步填海造陆而成,如今已成为前海合作区一部分。“摩天轮画廊”的命名灵感来源于临海的摩天轮,更是表明了画廊不急不徐而又深切扎根的发展决心。

  深圳本就是个充满无限可能性的地方,摩天轮画廊的诞生似乎是横空出世的。创始人刘宝丽是旅游管理专业出身,曾在深圳雅昌艺术网工作过近4年,因此开启了和艺术的缘分。而两位合伙人则多年涉足艺术品收藏,同时也充满热情的学习和研究。“我们是切身经历了艺术的滋养,但是都不仅仅是满足于个人的喜好,做画廊是从局外到局内的参与。这是一个结交同好、探索业内的平台,也是慢慢滋养身边艺术爱好者的精神场域。”

  今年8月,摩天轮画廊迎来了首次展览,由夏可君策划的“回转”,展出了邱世华、梁铨、王川、严善錞四位和深圳有着不解之缘的抽象“老炮”的作品:他们于1990年代相识于深圳,近二十年前他们就有一个约定,希望做一次四人联展。如今二十余年过去了,当年的约定终于“回转”。

  当我问刘宝丽有没有做好长期不盈利的准备时,她笑道“没有”。其实在开幕一个月后,展览中一半的作品已经售出,购藏者既有资深的收藏家,也有年轻的“90后”藏家。在她看来,画廊作为商业机构,找准艺术家的眼光是最重要的。谈到未来的运营目标,刘宝丽谈到,“除了合作成熟艺术家之外,也会挖掘年轻艺术家。画廊会按照自己的节奏,长久经营下去, 争取能够成为一张深圳当代艺术的新名片。”

  同样是在2021年诞生的飞地艺术空间,将坐标瞄准了位于南山区的华侨城创意园。画廊展厅面积大约200平米,年租金60万元左右。自从4月开幕以来,画廊已经马不停蹄地推出了三档展览。除了从学术上梳理和推出“70后”到“90后”国内优秀艺术家名单,也会结合市场趋势和需求,策划潮流艺术、国际艺术家的展览。

  事实上在深圳开设画廊之前,飞地作为本地的文化企业,已经做了多年的诗歌文学相关的工作,其中包括在书店空间做当代艺术家的展览,创始人张尔多年前便有了开设独立的画廊空间的想法。2019年通过鲍栋和陈侗的缘分,有着10余年当代艺术从业经验的全荣花加入飞地,从北京、上海、广州到深圳,她对国内的艺术环境和现场更加熟悉。

  在全荣花看来,深圳画廊相比于整体市场氛围比较年轻、国际化,所以接受和学习速度较快,也会和国际上的艺术家做比较。这或许也与深圳本地藏家的特点息息相关,专业的本地藏家会更注重艺术家的创作脉络和作品的内容;入门级藏家则比较重视画面的效果和个人感受,可接受的价格范围相对较低,出手速度也会更快。

  原本预想的销售和运营成本可以持平,但因为前期投入较大,每个展览的筹划和运作支出目前而言还相对偏高,飞地艺术空间仍将面临一定时段内的资金压力,但是事实上全荣花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对每次展览销售都尽心尽力,这不仅是为了自己的运营,也是为了给深圳艺术市场释放一个好的信号。”

  的确与过去相比,深圳的艺术行业氛围活跃起来了。全荣花谈道,“虽然每家开画廊的背景和想法不同,不完全是市场或时机的原因。但考虑到画廊前期需要铺垫和培养的时间,也许现在是比较好的时机。”

  飞地艺术空间开馆展“封面”展览现场,2021年3月(图片致谢:飞地艺术空间)

  相比于北京798艺术区,上海西岸等当代艺术机构集聚区,深圳似乎尚且缺乏政府层面的规划与领头性机构的入驻。不过就在飞地艺术空间开幕不久,华侨城创意园又迎来了新的面孔。

  2021年9月,经营了近7年的美成空间,从“市区近郊”搬向深圳中心区域,距离飞地艺术空间仅有百米之遥。创立于2014年的美成空间,算是目前深圳资历最老的画廊之一。创始人刘羽出身设计专业,最初仅凭着一腔热爱,而没有经营画廊的概念。刘羽坦言,当时只是“需要一个空间来展示自己买了没地方挂的画,同时能邀请朋友和自己公司的客户来看看”。甚至连专业的财务人员都没有,都是从每一场展览的收支来大概判断是否能有所盈利。

  2014-2021年7月,美成空间旧址所在的文博宫外景(图片致谢:美成空间)

  “一面:生活中的朋友”展览现场,美成空间,2015年11月(图片致谢:美成空间)

  2021年4月,“近距离:郭冰心”展览现场,为美成空间文博宫时代画上句点(图片致谢:美成空间)

  美成空间的前6年是在龙岗区的文博宫度过的,那里除了美成空间和祥山艺术馆会推动当代艺术展览外,周边均浸淫着传统文化氛围。这让刘羽时常感到孤单,加上朋友、客户也都建议他“别把画廊开那么远了”,于是近两年他开始寻找福田、南山等中心区域的场地,最终在华侨城北区A4栋的二层,找到了合适的空间,并在今年9月8日推出迁址后首展“好事自然来”。

  经过几年间不断地深入艺术行业,以及一场场展览项目的积累,美成空间一步步走上规范的运营道路。当我问及美成空间从何时开始盈利时,已经做了七年的画廊的刘羽直言,如今收支还是相对持平状态。搬到新址后,画廊的经营成本也在原来基础上翻倍地增长。目前,美成空间经营的作品还是以单价几万到几十万元区间为主,但未来也计划会冲击百万元的目标。

  在刘羽看来,深圳的画廊目前还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气质或共性,合作的艺术家基本还是外地艺术家,“可能跟这座城市的文化生态背景有关。香港公式网心水专区。”

  深圳华侨城的一块路标,和“艺术”“画廊”有关的文化机构并不算太多(摄影:晓晨)

  如果说2021年是深圳画廊元年,那么这个氛围营造离不开那些提前嗅到某种讯息的人。2020年11月底,疫情最严重的时刻过去不久,三位“90后”艺术从业者便在深圳的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2楼开设了一家全新的画廊:万一空间。

  谈起最初的创办契机时,曹元琪、胡霁文、纪绍文三位创始人笑着说,其实是在一顿火锅上聊起来的。他们三人之前都在北京工作,之所以选择深圳除了察觉到这座城市的潜力,还是因为当时的画廊并不多,做展览“被人看到”的几率也更大。

  在启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万一空间做了6个展览。画廊的定位是消解古代和当代艺术的界限,目前大致还处于与深圳客人磨合的阶段,所以做了很多尝试。面对250平米的实用空间和100万左右的年租金,他们早做好了三五年内长期奋斗的准备。

  在大多数人看来,深圳表面上入门级藏家比较多,购买目的出于装饰、第一眼喜欢,甚至送礼。这些客人比较能接受20万元以内的作品,题材不要太阴暗晦涩,色彩明亮喜庆为佳。但在胡霁文看来,其实深圳还有一部分藏龙卧虎的专业藏家,“他们从不轻易出现,收藏品味非常的国际化和多元,购买力也很强,都是国际画廊和拍卖行的座上宾。这部分藏家大部分都是学习型藏家,可能都比一些画廊从业人员要懂得多。他们买东西遵从自己的收藏体系,当然偶尔也会冲动消费一下。”

  “函三”展览现场,万一空间,2021年3月-5月,(图片致谢:万一空间)

  刚刚落下帷幕的“请保持社交距离”展览现场,万一空间(图片致谢:万一空间)

  我想起最近两次和徐文的交流,分别是关于前几天过去不久的艺术深圳,以及LA VIE艺术中心“另一种注视——深藏者们”的展览。前者是在深圳已经耕耘了9年的当代艺术博览会,后者是一次集结了28位深圳收藏家们的藏品展览。某种程度上而言,它们都代表了深圳本地艺术市场的繁荣和高光。

  2021艺术深圳现场(摄影:晓晨),相关连接:艺术深圳第9年,湾区市场沸腾了吗?

  我在“深藏者们”的展览现场,看到了赵无极、朱德群、林风眠,到尚扬、毛焰、黄宇兴等二级市场的蓝筹名单,也看到了以恩佐·库奇(Enzo Cucchi)、肖恩·斯库利(Sean Scully)、洛伊·霍洛威尔(Loie Hollowell)为代表的一条国际线索。然而,这只是深圳收藏家群体中的一个切片。据徐文透露,“深圳藏家很务实、不爱炫耀,不会到处和人说自己收藏了谁的作品。其实有很多香港拍卖中的封面作品,都是深圳藏家买的……深圳市场的购买力非常大。”

  虽然从小便在深圳长大,工作生活都与这座城市密切相关,但徐文还是发现自己会低估这座城市的艺术品位,“我经常发现我原先以为不好卖的作品,在深圳就能卖掉。深圳人已经习惯了去接受新鲜东西。”谈及本地藏家的收藏趣味,徐文认为就是因为深圳没有形成固定的收藏特点,所以这里的当代艺术品位更多样性、更开放。

  正在南山区La Vie物质生活艺术中心举办的“另一种目光——深藏者们”展览现场(图片致谢:La Vie物质生活艺术中心)

  在2019年创办璞金阁之前,彭捷有着七八年的美术馆从业经验:他曾分别在广东美术馆、深圳华·美术馆、成都知美术馆供职。在积累了展览经验、艺术家资源并熟悉了整个艺术生态后,彭捷有了“开画廊的底气”。他在满京华iADC国际艺术小镇开设了“璞金阁画廊”,2021年更名为“彭画廊”。

  尽管彭画廊远离市中心,但较低的运营成本和前期优惠,加上200-300平米的面积,让彭捷有充足的空间把展览做成想要的样子。目前,彭画廊一年能推出大概10档展览,聚焦以“95后”为代表的年轻一代艺术家。在彭捷看来,做画廊的初衷和乐趣之一是挖掘年轻新一代的艺术家,他本人更喜欢“伯乐”的身份,这拔“95后”艺术家也在迅速冒升。

  “一半和一半”李珺个展, 璞金阁画廊,2020年11月(图片致谢:彭画廊)

  在彭捷看来,“深圳的画廊圈子并不大,大部分都是近两三年创办的画廊,目前能坚持到五年以上的少之又少;2018、2019年是深圳艺术圈的一个节点。”诚如他所言,坪山美术馆、木星美术馆、hiart space·深圳、KennaXu等艺术机构都成立于这两年。彼时我们曾经整理过一份深圳本地的画廊名单,如今依然活跃在一线的,除了蓝岸画廊、美成空间、hiart space·深圳、KennaXu之外,鲜少有其他名字。诚然有近两年刚刚亮相的红树林画廊、摩天轮画廊、大得画廊、飞地艺术空间、无事发生画廊等新面孔诞生,但也有蜂巢(深圳)当代艺术中心、制造文化等画廊的悄然退场。

  蓝岸画廊正在展出的“康海涛:不连续的回忆”展览现场(图片致谢:蓝岸画廊)

  彭捷提到的另一个节点便是2021年。因为全球疫情的影响,一些留学海外的“深二代”回国创业,使深圳今年增加了很多投资公司、咖啡、零售、潮玩等空间,以及极小部分画廊。

  近两年深圳艺术圈日渐热闹,除了早已成文艺聚集地的华侨城地区,福田区、南山区、宝安区等地出现了当代艺术画廊的“星星之火”。但因为深圳从地理位置看属于条状城市,难以形成如北京798、上海西岸一样的当代艺术聚落。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每一片区域的画廊所带来的辐射,让它们都有着“周边唯一性”的发展可能。彭捷透露,彭画廊正计划搬到更繁华的前海地区。

  红树林画廊正在展出的“孙逊:魔术师的小屋“展览(摄影:毛彦钧,图片致谢:红树林画廊)

  如果说深圳曾经是一个连本地土著都会自嘲文化荒漠的城市,那么在经过了30年的经济腾飞之后,随着最普通的观众对于文化艺术的追求越来越强烈,无疑让这座城市充满了未知的想象。

  当越来越多的画廊在深圳落地扎根,我们也不禁疑问:深圳需要多少画廊?这座城市的购买力又有多大?胡霁文的回答是:“我们应该说多少画廊需要深圳和大湾区?近一年,除了新画廊的落地,一些国际大画廊都在深圳设置了小的办事处,或是留了专员在深圳跑市场,十分活跃;拍卖行、艺博会也纷纷出手,市场如果没有购买力是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的。”

  胡霁文同时也坦言,深圳当代艺术生态的发展和成熟可能短期之内无法看到显著的成果,可能需要大家与深圳长时间的共同成长,“时机确实是对了,怎么做才是关键点。”

  2021年,首届DnA SHENZHEN设计与艺术博览会举办场地,深圳市当代艺术与城市规划馆(致谢深圳市当代艺术与城市规划馆)

  2021年开幕的艺湾ArtBay,正在展出安塞姆·雷尔(Anselm Reyle)艺术项目同名主题展“你所见,是一滴水;所未见,是一片海”(图片致谢:艺湾ArtBay)

  在全荣花看来,从经济指数来看,深圳的艺术品购买力会很强。但是快速的发展让这座城市大部分人的注意力仍停留在经济效益上,需要更多的画廊慢慢带来生活方式及观念的改变。这也是在深圳开画廊的挑战,她冷静地分析道,“艺术本身的价值是‘理想’,虽然面对深圳‘效率’并不完全冲突,但是范围会比较窄。所以在生存和突破之间,画廊的每一步都要尽可能找到平衡。”

  谈到未来深圳的前景,徐文表示:“从艺术史来看,每个国家里适合开画廊、艺术市场高度发达的城市,其实也就那么几个。第一要素就是得有钱。从这个角度来讲的话,中国除了北京、上海之外,没有比深圳更合适的了。以前‘深圳速度’形容的是盖楼的速度,但现在这片土地上各行各业的发展更是‘深圳速度’。”

{dede:includeX椁﹁姸?X鍖靶?挟?鏁ゆ嵆妤茬懓娼????鎼????????姹??????绗犳惎鎽?鐗℃保鐛╃荡?鎼櫓?????鎼櫓????鎼櫓????妤?鎽┾埥鐛╂懇鎵ョ墶?????鎼肩櫓鎸犳叕鐛斥埥妤?锟?????鐚肩墸鐏?鎱澁鎱垫暓?鎱叾鎹虫ゲ鐟??妤鐗??鏁?鐗佹叢???妤版叄鐗?娓犵潵?鐗茬ァ??鐞婄ˉ鎱寸壊?娓犵潵?鐗茬ァ??鐦婄墶鐚犳櫡鐫熸懇妗翠紒??鐦婄墶鐚犳櫡妗熸ゥ妗?????????????绯?????????????绯????????????绮????????????绯????????????绮?????鎱?娼f櫘鏉╂澊?鐮?鎴?銇笺伡鎹告暋鏄电鞍绨电牥鏅︽櫐鏅︺伡???绫冪牥??????褰兼雹婀??鐦婄墶鏄犳暴鐛?鈭??鎱?妤????鐦婄墶鐞犵ˉ鐛?鈭???顙????????鎽绘懃?鐗℃保鐛?姹︽潯??鐖犵澂???姘婃供鎱壊瀛涙ウ姹?姹ф壇姹℃劗鐟垫ク鎽ˉ宕??瀣㈡ウ姹?鐗$暎姹插疮??妤版叄鐗插瓫妤︽饱?姹ф壇姹℃劗鐟垫ク鎽ˉ宕??鈭犳櫅鏁╂懍姘虹懇妤???鐞婄ˉ鎱寸壊瀛涙ウ姹?姹ф壇姹℃劗鐟垫ク鎽ˉ宕??瀣㈡ウ姹?妤存贝?鐣︽嵁妤存汞?鐟ㄦ杯鐞茬ˉ?娴????绗婃惎鎽?鐗℃保鐛╃荡?娼????妤版叄鐗叉爱婀ョ懅????妞?妤︽暚?鈭?鏄犳暴鐛?鐎犳崺鐗″宓?鏀婄崿?妤︽暚??鈭?鐎崺鐗″宓?绱?娼????妤鐗?鏁澁妗存せ?绗?鏅╂皑婀╃崼???妤??妤鐗″宓?鏀婄崿?妤??鈭?姘供鎱壊妤???鏄婄壇妞?妞荤惣纭ユ叴鐗叉爱婀ョ懅????妞?鏁寸懜?鈭?鐞犵ˉ鐛?鐞犵ˉ鎱寸壊妤??姹ユ暢鐞犵ˉ鐛??绨?鏁寸懜鐗″宓?绱?娼ょ暎鏁懏鐪ゲ鏁?婕兼鎹?姹g崱妤?鎸㈢崿鎽╂惡?鎽??鏁℃惗?鎸??????????鎸犳懐鎵ョ崱?鏍㈢懘??鐏︽饯婀锋浆鎽℃串?? ??X?泄?/鍫?????鐡??泄?/??X?泄?/??X?袚?/???